您现在的位置: 彩神 > 新闻资讯 >
1979年对越反击战,邓华向邓小平推荐东线指挥人选:许世友很合适
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2-05-07 13:42      作者:admin      点击:

前言

“锦上添花诚可贵,雪中送炭见人心。”

人生在世,每个人都有得意和失意的时候,在一个人得意的时候,往往会有很多的朋友围绕在身边,但是当一个人失意的时候,如果还能够有朋友对他不离不弃,甚至在最困难的时候帮助他,那么这位朋友一定是真心实意地对待他的。

老哥,我们来喝一杯

1962年9月,时任四川省副省长的邓华,回到北京参加第八届十中全会。

图|邓华将军

这是一个好兆头,因为1959年的那一场风波后,邓华受到牵连,被撤销了军内的职务,下放到四川担任副省长。这一次中央开会,邓华能够进京参加会议,这说明毛主席和中央军委并没有忘记这一次战将,将来是要重新启用的。

其实在那一场风波之后,毛主席对邓华就十分的关心,还专门指示有关部门,要妥善地安排邓华,因此,邓华被下放到了四川,担任副省长一职,而这一次回到北京参会,邓华也是受牵连几人中唯一的一个被允许回到北京参加会议的人。

然而,此时距离那场风波才仅仅过去三年,影响还是非常大的。因此,邓华来到北京开始的时候,许多参会的老战友、老同事对他都是避而远之,生怕被其他人看到与他走得太近,招来不必要的麻烦。

图|邓华在写字

邓华心中的伤心难过可想而知,但他是一个很善于为他人着想的人,也知道自己的处境,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而影响到别人的前程。因此,开会期间,邓华一直都在埋头看文件,晚上也是早早就回到了房间里,继续学习文件,尽量不跟大家接触。

但是,吃饭的时候就比较尴尬了,大家都是老战友、老同事了,分散在全国各地,天南海北,现在有机会凑到北京开会,自然都非常的高兴,一边吃饭,一边聊天,气氛非常的热烈,但是唯独邓华,却是只能一个人坐在角落的桌子上,没有人来和他聊天,显得是那么的孤单。

就在这时,突然有一个人快步向这边走了过来,一手拿着碗筷,另一只手里提着一瓶茅台酒,直接坐到了邓华的身边,邓华愕然抬头一看,原来是许世友将军。

图|许世友

当时的邓华,根本就没有想到会有人能够过来,更加没有想到仅仅只有短暂交集的许世友会过来,这让他惊讶的同时,又有一些感动,百感交集间,竟然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邓华愣神的功夫里,倒是许世友将军率先开了口:“老兄,到四川快三年了吧,好久不见,咱们俩好好喝一顿。”

就这样,许世友旁若无人地和邓华一起喝酒聊天,完全不顾周围人异样的眼光,让邓华的心中感慨万分的同时,对许世友将军的感激更是无以复加。

图|许世友将军

邓华和许世友的短暂交集

其实,许世友和邓华两个人之间没有什么交集,许世友是红四方面军出身,而邓华则是中央红军出身。

抗日战争期间,邓华任八路军115师独立团政治委员、晋察冀军区第一分区政治委员参加抗日,许世友则是在胶东军区,担任八路军第129师386旅副旅长参加抗日,两个人基本上可以说是天各一方;解放战争期间,邓华在东北,随四野作战,许世友则是在华北,解放济南,两个人离得更远了,更没有机会相识了,还是在抗美援朝的时候,两个人在异国他乡,才有了短暂的相识机会。

1953年,抗美援朝进入到第三个年头,作为一名征战沙场的将军,许世友早就已经心痒难耐了,数次向毛主席主动请缨入朝参战,却都没有得到批准,即便是后来,中央军委考虑要多拍一些部队入朝锻炼一下的时候,许世友也不在其中。

图|许世友将军和杨得志将军

1951年,杨得志将军率领第十九兵团,作为第二梯队,从诚笃军区率军长途跋涉到山东后,进行短暂的休整,再转进朝鲜。

作为东道主的许世友,热情招待了老战友,席间许世友不免发了牢骚,尤其是在知道朱德总司令还在北京等着给杨得志面授机宜的时候,许世友更加羡慕了,他就像一个“失宠”的孩子一样说:“老杨啊,你去北京见到朱老总后,一定要给我带个话啊,我许世友可不是什么孬种,什么时候打仗落得个督办粮草的窝囊官了啊?”

有人说,毛主席不让许世友将军上朝鲜战场,是由于许世友将军太过刚硬,遇到美国人的飞机大炮,担心他的“硬碰硬”会吃亏,所以,抗美援朝刚开始的时候,才没有安排他参战。

这说法纯属胡扯,毛主席将许世友留在国内是有更加重要的安排。新中国成立后,许世友就担任了山东军区的司令员,而入朝作战的部队主要是从五大野战军中派出的,所以许世友自然不太可能入朝参战。

图|许世友

朝鲜战争爆发前夕,美韩联军一度被朝鲜人民军打到釜山,这之后才有了麦克阿瑟的仁川登陆,美军前后夹击之下一举扭转了朝鲜战场上的颓势,而与朝鲜半岛一衣带水的山东,自然也面临着类似的境地。

山东作为我国大陆的海陆要冲,在解放战争的时候,美军驻华的唯一军事基地就是在山东青岛,一直到1949年6月初,才由许世友率军将美军驱逐出了山东半岛,而这件事距离朝鲜战争爆发也才仅仅过去一年多一点。

美军在山东半岛活动的近4年时间里,对胶东沿海的各个港口的海洋水文资料等,可谓是了如指掌,美军如果想到实施围魏救赵的策略,山东无疑是他们的首要目标。

而此时的许世友正是山东军区的司令员,出于防范敌人的两栖登陆、保障我国战略大后方的考虑,那就更加不可能将他调到前线去厮杀了,许世友的首要任务还是要保障山东半岛的绝对安全,这也是许世友将军没有能够早早入朝作战的原因所在。

图|山东半岛和朝鲜半岛

一直到1953年,陈赓大将受召回国,奉命组建军事学院的时候,许世友才有机会入朝参战,接替陈赓大将担任三兵团的司令员。而此时,朝鲜战场也已经基本平稳,美军无法再从山东登陆,但即便是这样,也让许世友高兴不已。

1953年3月,许世友带上几箱子茅台酒和自己的猎枪就上了朝鲜战场,在三军团干部给司令员的接风会上,大家请许世友讲讲话,许世友说:“我能来,是毛主席对我的信任,动身前,我就向主席发誓,不打败美国鬼子,我誓不归国。我这个人性子直,脾气大,爱骂人,本事也不大,但我有杀气!敌人怕我,所以同志们放心,跟着我,大家都会打胜仗!”

简简单单的几句特有的“许氏风格”粗实话,却是让将士们的心里都服服帖帖,这也算是许世友将军独特的个人魅力了。

此时的邓华,正是我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代总司令员,全面负责抗美援朝的一切事宜,两个人在异国他乡有了短暂的相处,而金城反击战的巨大胜利,也让许世友对这个比自己小四岁的代总司令员,刮目相看。

图|陈赓、彭德怀、邓华

战争已经打了整整三年,以美国为首的“联合国军”早就打怕了、打烦了,这个小小的东北亚半岛,根本就不是美国的重点战略防御范围,他们的重心还是在欧洲,但是没有想到在这个小小的远东半岛上,会让本国遭受这样大的损失,美国早有有意想要摆脱这个烂摊子了,但是每一次都被老奸巨猾的李承晚给拖下水。

1963年6月,拖了整整一年的战俘遣返问题终于获得了解决,朝鲜停战谈判的各项议程全部达成了协议,剩下的就是重新划定军事分界线和拟定签订停战协议的细节了。

谁知道,邓华主动停止攻击的命令刚刚下达,李承晚就猖狂起来了,说要反对任何妥协,单独打下去,武力劫走了2.7万朝方的被俘人员,补充到李伪军中去了,李承晚的这一举动彻底激怒了中朝两军。

图|李承晚

消息传回到志愿军总部后,邓华拍案而起,对李承晚猖狂的行动极其愤怒,邓华说:“看样子,还得给李承晚点苦头吃才行!”在巨幅作战地图上看了一会儿后,邓华指着李承晚军据守的金城,狠狠地说:“我们在这里狠狠给他一刀!”

许世友等的就是打仗,他立刻就开始着手准备,然而三兵团却并不在正面一线,杨勇所率领的20兵团才是这一次的主攻力量。战前的会议时,杨勇提出了一个胆大包天的计划,要打就打一个大仗,拿出5个军的力量,直接把李承晚打趴下,打到他不得不求饶。

要知道,整个抗美援朝都没有打过这么大的仗,一般人更是想都不敢想,很多人表示不能理解,提出了反对的意见,还有人在一边冷笑,甚至连许世友都提出:“要谨慎,根据解放战争的经验,歼敌1万,自损三千,我们一定要慎重。”

图|杨勇将军

但是有人支持,那就是邓华,彭老总回到朝鲜前线之后,邓华当即汇报了杨勇的看法,获得了彭老总和中央军委的支持之后,金城反击战正式打响,五个军,兵分三路,猛烈出击,歼灭敌军五万余人,志愿军向前推进了178平方公里,大大超出了预期。

许世友率三兵团协助作战,结果还没有怎么动手,美军就着着急急地来请求停战了,许世友刚刚打出一点火来,一下子就蒙了,还痴痴的打电话给杨勇问:“老伙计,咋回事?我们还没有接敌呢,这仗就打完了?”

杨勇说:“这会儿美国人根本不愿意打,全是傀儡兵,不经打。”

许世友失落道:“我还想摸摸李承晚的骨头到底有多硬呢,可没机会了?”

杨勇也知道老战友的心思,担心他太失落,宽慰道:“拉倒吧,李承晚那把老骨头,哪里经得起你的铁砂掌啊?”

图|三杨将军,杨得志(右)、杨成武(中)和杨勇

抗美援朝战场上,许世友和邓华两人短暂的几个月相处,随着停战协议的签字也宣告了结束,1954年,两人相继回到国内,许世友任华东军区第二副司令员、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,邓华则是前往东北,担任东北军区代理司令员。

两个人再一次天各一方的开始工作,但是许世友对朝鲜战场上邓华的军事指挥能力,却是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,5年后的那一场风波,许世友同样在场,邓华力挺彭老总的正确意见,不肯随波逐流批判老首长的刚正不阿,更是让许世友钦佩不已。

此时,看到邓华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角落里吃饭,没有一个人敢过去和他说话,有习武之人特有的豪爽仗义性格的许世友再也忍不住了,主动过去请邓华一起喝酒,正如他不在乎外界对他的看法一样,他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,相信真理。

也正是因为许世友的豁达和豪爽,让处于困境之中的邓华感受到了温暖,也给他带来了希望和感动,他完全没有想到第一个来找他的人会是许世友,这让邓华记了一辈子。

图|许世友

对越反击战,邓华举荐许世友

1977年,邓华被任命为中央军委委员、军事科学院副院长,重新得到启用,回到了他热爱的军队之中。但是当年英姿飒爽的志愿军总司令员,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,由于长期以来的心情抑郁,作息不规律,邓华的身体状况很糟糕,一直都在休养。

1979年初,由于越南三番五次地在我国边境闹事,邓小平决定要给小朋友一点教训,毅然决定发起反击,此时的解放军已经很久没有打仗了,参加过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的大部队士兵都已经老去,对于年轻的战士们来说,这也算是一个机会,而最关键的,在于统帅。

邓小平最先想到的人就是邓华,邓华有大兵团出国作战的经验,当年入朝参战,邓华就是以志愿军第一副司令员兼政委的身份去的,他和彭老总的指挥发挥了巨大的作用,很快便将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,打退到三八线以南,甚至三七线的地步。

图|邓华(一排中)、韩先楚(一排右二)和将士们合影

1952年,彭老总因为身体的原因,回到北京治病休养,接替彭老总职务的人就是邓华,之后决定战局的秋季反攻战,和震撼全世界的金城反击战,也正是在邓华的指挥下打出来,这些已经足以证明邓华的军事指挥能力。

1959年之后,邓华被下放的四川干起了农机,凭借着自己非凡的指挥能力和坚韧不拔的意志力,邓华等四川的农机事业也干的有声有色。因为偶然的机会,邓小平知道了邓华在外的表现依旧非常好,但是他当时也没有能力将邓华召回,只能无奈说上一句“可惜了”。

因此,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时候,邓小平第一时间想到了邓华,但是,却被邓华拒绝了。邓华考虑到自己的身体太差,而且已经离开部队十多年,对部队的训练模式、练兵备战的状态,他都不是很熟悉,就向中央表达了自己的想法,认为自己不再适宜出征。

中央军委最终无奈接受了他的意见,邓小平还专门找他,让他再推荐一位东线的指挥人选,在经过慎重的考虑之后,邓华向邓小平推荐了许世友。

图|许世友

邓华十分清楚这一场战争的目的,就是要震慑住越南,让他们不要在我们搞经济的时候,跑来没事找事,邓华也非常清楚邓小平的意思,就是要“杀鸡用牛刀”,早打完早撤退,一分钟都不要在外边耽搁。

而当时的许世友正担任着广州军区司令员的职务,离越南比较近,熟悉地形,而且许世友将军一直都没有离开过军队,对部队的情况是非常熟悉的,由他来指挥东线的作战,是非常合适的。

另外,邓华还向中央军委提出,为了让自己尽快地投入工作,熟悉部队,他想到广州指挥前线去看一看,顺便拜访一下自己的“恩人”许世友将军。

图|许世友

在广州期间,邓华和许世友再一次促膝长谈,但是这一次的氛围要比当年的那次好上太多,两个人都非常的兴奋,说了很多的话,也喝了不少酒。

对越反击战的战果也是非常喜人的,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,解放军就已经攻占了谅山,越南重要城市门户洞开,对方的战争意志基本被摧毁,邓华知道后非常激动,马上向部队打了电话表示祝贺。

然而,令人惋惜的是,邓华将军由于长途跋涉,病情再一次加重,最终于1980年7月3日不幸病逝,享年70岁。

临终前,邓华最不放心的仍然是我国的国防建设事业,他告诉妻子,一定要把自己没有写完的手稿《关于未来反侵略战争和国防建设的几个问题》收藏好,将来或许会有人续写出来的,他断断续续地说:“将来打仗,我有我的想法,要和同志们一起讨论研究,流血换来的经验是有用处的...”

图|邓华将军晚年照片

 
 
彩神平台,彩神官网,彩神网址,彩神下载,彩神app,彩神开户,彩神投注,彩神购彩,彩神注册,彩神登录,彩神邀请码,彩神技巧,彩神手机版,彩神靠谱吗,彩神走势图,彩神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彩神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